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看过

第234章:不需要感情基础(1/3)

所以宴七决定如果事实真的按自己设想的来的话,自己大约会赶快撇清和陈溪川的关系,回复到自己之前的单身状态。

说起来简单,只是忘记了心理需要度过的那一阵难熬时期。

当然,最好的就是离开王府自己生活,虽然自己暂时还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。

怎么办呢?从现在开始学习生活技能?之前自己学习了如何给自己梳最简单的发髻,看来接下来要学的东西非常多啊......

比如如何自己穿好任何复杂的裙子,如何自己梳好更复杂的发髻,如何自己给自己准备洗澡水,如何给自己准备饭菜.....都开始慢慢学习吧。

在这个世界独立生存,对初来乍到的宴七来说,并不容易。

宴七脑子里非常的乱,首先就是自己要怎么回答陈溪川,完全没意识到陈溪川压根就还没有对自己说这些话,她就已经开始想如何漂亮的回击才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。

再就是开始考虑自己要怎么离开王府,离开王府的话要学习哪些独立生活的技能才能保证自己不饿死,且也不会让外人觉得自己是个必须要有人照顾的大小姐。

自己回到尚书府是不太可能的,她大致已经了解过这里几乎是没有嫁出的女儿回到娘家居住的先例,而且自己也不是很想回到那个地方,毕竟自己还捉弄过赵清圆,她怎么会轻易的放过自己?

那自己去哪里呢?

自己昨晚跑出去玩,恐怕是再难偷偷离开王府,陈溪川估计会加强府上的监管力度,自己怕是再难从大门出去,后门的话,自己估计也没本事翻过去那堵墙。

怎么办?和陈溪川自请去隔壁的寺庙中祈福?为良娣肚子里还没有生下来的孩子祈福,然后在寺庙里偷偷跑掉,说不定还能遇到自己的mr.right。

等下,这个绝情有些熟悉了,宴七摆摆头拒绝自己的命运抄袭。

但是去寺庙里应该比待在王府里心情舒畅吧,也就是日子清苦一些,自己也不是戴罪去的,自然是不会在那里吃苦受罪,只不过是去祈福,吃的和寺庙一般,不见荤腥而已。

自己的话,也可以逃到外面吃点好的再回去不是吗?反而比在王府更自由啊!

而且生孩子怎么也需要十个月,基本就是一年了,自己能在寺庙里快活好久,这段时间几乎是无忧无虑,也不需要看陈溪川的眼色,也不需要看到新良娣,简直是最佳选择。

宴七几乎是想不到任何的缺点,要不是自己刚刚赶走了陈溪川,她真的恨不得现在就去陈溪川那里自请祈福。

说是自请祈福,这种事情怕是祈福没有用吧,得看陈溪川和新良娣之间的感情进度。

不对,这里怕是没什么感情进度。

新良娣来似乎就是为了生孩子啊,那需要什么感情进度,说不定自己还没有自请去祈福人家就已经怀上了。

宴七越发觉得此事不可以再拖沓,否则的话,自己就不是为皇室求得子嗣,而是得说自己要去寺庙里给良娣肚子里的孩子祈福,那根本不需要离开很久啊!

她不想留在王府看着新良妃怀孕产子,第一是看着也不太舒服,虽然宴七想装出无所谓的样子,但是心里怎么能完全没有感觉呢?她好歹也是个活生生有感情的人啊,看着自己爱过的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已经挑战了宴七的洁癖极限,要是看着自己爱过的人和别的女人一起备孕保胎坐月子,那倒不如直接把宴七杀了吧。

什么是杀人诛心,宴七实在是明白,如果陈溪川还顾及情分的话,就不会阻止自己。

心理上的折磨太大了,自己说不定会抑郁,说不定会疯掉。

而且宴七看了那么多的后宫剧和小说,自己虽然暂时不了解新良娣的为人,但是也不敢保证这个新良娣是个善茬。

太后培养出来的人,自己怎么可能是对手呢……

也许会为了自己的王妃地位陷害自己,筹码就是肚子里的孩子,到时候就说自己嫉妒成魔,将魔爪伸向了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那样的话,自己且不是百口莫辩?

不行不行,得赶快离开王爷府才好!

宴七有些焦躁的在床上看来看去,思索着自己要是离开王爷府的话要带走哪些东西,但是突然又想到,陈溪川这不是还什么都没和自己说吗?自己怎么就开始计划起来自己出府和打包行李的事情了?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