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蛇胎白静柳龙庭 看过

番外二(1/2)

这次我来找你,可不是为了杀你,相反,我并不想杀你,但是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。

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,抬眼看向幽君,眼神镇定,因为他知道,幽君倘若是听他把话说完,一定不会拒绝他。

你我之间,只有怨没有恩,就算是你不杀我,那我凭什么要帮你做事情?

凭什么?如果我说凭女曦的生死,你愿意吗?

当柳龙庭说到女曦的时候,幽君眉头顿时一皱,但是面对柳龙庭,他还是表现出一幅波澜不惊的模样,略微沉吟了一下。然后再对柳龙庭说:女曦她怎么了?

她要死了。

你再说一遍!

幽君刚才都还能忍住,他并不想在柳龙庭面前表现的有多在乎女曦,一个失败的男人,在赢了他的对手面前,面对自己被夺走的东西,怎么还能猖狂的起来,但是这次柳龙庭竟然将她要死了这几句话说的如此轻描淡写,自己所爱的东西被拿去这般糟践,这瞬间就将幽君的怒火,一下就勾起来了!

我说她要死了,但是你能救她。

柳龙庭再回答了一遍,看着幽君愤怒的表情,他知道,他已经成功了一半。

听到自己还能救女曦的时候,幽君满腹怨气,这才微微下去了一些,问柳龙庭什么意思?

我想你也知道,女曦是盘古之气转世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被你前世认为是你的真命天女,但她的诞生就是为了她的牺牲而准备的,盘古大神将身体化为天地世间万物,这世间都是阴阳组成,盘古为阳,就一定会有阴,就如世间万物,有形必有影。他创下了这个世界,就会有他的阴面东西出来毁坏这个世界,为了这个世间能永远存在,于是就有了女曦,有了我们如今所发生的一切,所有的一切,都是相辅而成,你能拥有强大的身躯,我能拥有预测未来的能力,其实说白了,我们两人,不过只是为了辅助女曦而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物种,只是这个世间出现了爱,这个叫爱的东西,加快的推进了我们前进的脚步,让盘古怨灵,提早降临到了这个世间。

幽君听了柳龙庭这番话,沉默了下去,他从前也想过为什么这世间的命运,围绕着他们三人,是巧合还是天意,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巧合,有的只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天意,倘若他与女曦和柳龙庭之间,没有任何情感关系,那么从前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战乱,这个世间的怨念,也不会汹涌的这么厉害。

即便是这样,那又如何?你现在只要告诉我怎么才能救女曦,我听你的。

这种时候,幽君也不再怀疑柳龙庭是不是在欺瞒他或者是给他布什么陷阱,柳龙庭还不至于这么心胸狭隘,为了想让他死,千方百计。

见幽君答应,柳龙庭这才笑了一笑,然后向着幽君靠过去:如今扶阳已经被盘古怨灵控制住,你只需要打入他们内部,让盘古怨灵发现你的身体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你对他忠心耿耿,到时候,我们里应外合,定能将他制服。--只不过,到时候,恐怕你活不了了,希望你考虑清楚。

不用考虑了。我早就该死了,我去。

(这里是解释为什么幽君忽然叛变了女曦和扶阳在一起哦,大家还有什么疑问,可以留言,到时候花花能解释的就在章节下解释大家的困惑,不能解释的就再另开番外,因为章节字数每章要两千五百字才能发布,所以银花要发点其他的字上来,这番外才能显示给大家看,各位小伙伴见谅一下啦,以下我就复制新书第一章吧,其实新书也很好看,要是喜欢的话,就继续支持银花吧!

我老家在东北,1998年,大雪,我妈上山套野鸡,三天都没回家,被人找到的时候,已经死在了山上的雪地里,身上衣服被撕的稀烂,翻着白眼,下身血淋淋的一片,十几只山里的赤毛狐狸就不怀好意围着我妈转,胯里都染着我妈的血,见生人来了,那群畜生一哄而散,而那些将我妈从山上抬回来的人说,是山上的胡皮子把我娘给糟蹋死的。

我妈死的时候,我才三岁,但是从我三岁的时候就知道,在我们东北,山上的狐狸会害人,那些在山里修炼的畜生,每天吸取日月精华,久而久之,就能把人模仿的惟妙惟肖,但是不管怎么像,畜生的本性却不丢失,不仅报复心强,还异常团结,只要是谁惹了它们,轻的不得安宁,重的全家死绝。

那时候我还小,根本就不懂全家死绝是什么概念。我妈的尸体抬回来后,家里人给我妈办丧事,因为死的不光彩,家里也没钱,就简简单单的给我妈买了口薄棺材,把我妈埋在了我家屋后的山岭里。

本来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,可没想到,我妈的死,只是一个开端,更可怕的时期还在后面……。

我妈下葬完的当天晚上,爷爷去棺材铺还棺材钱,晚上没回来。家里就剩下我爸一个男人,还有我和奶奶。

我爸是我爷爷的唯一独子,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,脑子有点不灵光,家里人凑钱,才买了我妈这个如花似玉的媳妇,可结婚四年来,却只生了我一个丫头,于是屯子里的人都说是我爸是个傻子,不会使男人的那玩意儿,所以才生不出儿子。可在今天爷爷不在家的晚上,我看见爸爸向着奶奶的屋里走进去了。一整个晚上,我爸都没有从奶奶房里出来。

第二天早上,天微微亮,奶奶屋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哭嚎声,惊破了天边的鱼肚白。我起床出来看,只见奶奶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柴刀,刀上还沾着一截圆溜溜的东西,发疯似得从房间里冲出来,嘴里不停的哭喊:傻儿侮辱老娘,违背伦理,作孽啊!

说着,绝望的用麻绳吊死在了我家门口的歪脖子树上。而我爸,就还躺在奶奶的炕头上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

天大明后。爷爷赶着马车从雪地里回来了,一到家门口,看见奶奶就像是个倒挂的蝙蝠似的,吊死在门口的老树上,顿时就大叫了一声,赶紧把我奶奶从树上抱下来,然后大声的问我爹呢?

我爹在奶奶床上睡觉呢。我回答了一句爷爷。

爷爷带着我赶紧回房,一掀开盖在我爸身上的老棉被,只见被窝里全都是血。我爸秃着身子,腿里一片烂肉,做男人的东西没了。

爷爷看见这场景,一时间连气喘不过来,忽然间又哭又是笑,疯疯癫癫的跑出去,一边跑一边嘴里咒骂着一些歹毒的话:你们山上那群畜生,还想做什么神仙,我要剥了你们这些畜生的皮,挖了你们眼,把你们丢进粪坑里,让你们遗臭万年!做你们的狗屁神仙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