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裤奇缘 看过

蹂躪姐姐的处女小Bī

——五月底,清晨六时左右。

King-size大床簸簸摇动,Extra-fir床垫也频频发出咋咋之声。

原来床上一对**青年男女,正紧紧抱住,女郎仰卧,一对**被男子壮健胸膛压住,女子**高抬,左右分开,壮男伏身女郎身上,结棍的屁股不停的上下耸动……男子的粗壮**不停的在女郎的**中**着,如硬棒球般的圆鼓肾囊「啪啪」的撞击女郎的臀沟,女阴内外已是**淋漓,不断发出「咕叽……咕叽……」男女性器交合磨擦的美妙春声……**已流了很多,女郎的臀沟、大腿叉内侧都是湿漉漉的,屁股下的床单已湿了大片。

「姐,这样舒服吗?」

「弟……你的**好硬……好大……你弄得我又酸又胀,舒服死了!……」

女子在不断的娇啼喘息中,颤声回答。

「姐,喜不喜欢我这样**妳的Bī?」

「……喜欢……好喜欢……弟……你**姐姐的Bī,快活吗?!舒不舒服?」

「好姐姐,我好爱**妳的Bī,又软又嫩,Bī肉包得我的棒棒好紧……**起来真舒服死了……姐,我们以后常这样**Bī,好不好?……」

「姐姐的全身都已是你的了,你以后要怎样**,都可以……」

壮男弟弟受到鼓励,**涨得更硬更大,一遍又一遍的大力的抽、插,猛撞Bī花心。

原来这对火热**中的青年男女竟是一对亲生姐弟,姐姐张柔,年二十一,唸大三,弟弟张强,年十九,上大一。姐姐在台北上学,学期中住在大学女生宿舍,两天前放暑假了,刚搬回家。弟弟就在台南本地上学,一直住在家中。

半年不见姐姐,「哇,姐姐真真漂亮哟!」张强在车站接姐姐回家,一再讚美姐姐张柔。

「真的吗?谢谢好弟弟称讚!弟,你也好英俊啊!定有很多女生追你哪!」

姐姐羞红脸回答。

张柔上大学前原是个苍白扁瘦的姑娘,发育迟缓,十九岁才开始有月经。个性也内向,一向没有男友。但自上大学后,两年来身体发育突飞猛进,原来32吋的小奶已增大到35吋,尖梃而又富弹性。原来寸草不生的小Bī上也有了一小蕞短短的Bī毛。身高加了两吋,现在是五呎四吋,三围是35。24。34,皮肤不再苍白,而是洁白明亮,秀发披肩,脸蛋好甜好美。随着身体的成熟,荷尔蒙也开始作祟,不知為何内心常有强烈的慾望,暗自希望有英俊健壮的男性来拥抱她、和她蜜吻,抚摸她的三点禁地,甚至侵犯她……

弟弟张强的身体两年来也有了奇异的发展。原来五呎十吋,爱好运动身形没改,但生殖器起了突破性的变化。两年前高中三的某日早上,醒来时突然发觉原来被包皮困住的**已自脱颖而出,而且涨大得像只小鸡蛋,红得发紫。当时吓了一大跳,以為发了什么肿毒病症……

此后生殖器常常无端发硬,涨的十分粗硬,私自量量,平时下垂只长四吋半左右,但涨大时便有七吋来长,直径一吋半,紫亮的**直径最大处足足二吋。

从来是乖孩子的他,近两年来对女性產生了浓厚的兴趣,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心中就有喜爱和十分想亲近她的愿望。一向只「正经书」的他,也开始偷看性书和A片,晚上常一面打手枪,一面幻想和班上的女生**。但生殖器越摸越硬,好半天才会shè精,但射后仍觉不满足,**仍硬挺高昂,心中却有空虚的感觉。以后他发觉,在将要shè精前,收紧**后方的会阴肌肉,shè精的感觉就会消失,也就不会再有那种乏味的空虚感。

经过一年多不稍间断的训练,他已能完全控制shè精机能,可长时间意淫磨擦**而滴精不洩。当然最后只得做伏地挺身或淋冷水浴,将注意力他移,**才会慢慢软化。一年来储精充沛,睪丸坚实,肾囊更鼓涨得似硬棒球。

他自己并不知道,他是得天独厚、生具异稟的极少数男人之一,**充血时间特长,精关可控制随心,性慾强而持久,可以御多女终宵不洩。以后他和姐姐张柔及她的女同学们共渡**,一龙数凤,轮番和她们鏖战,充分发挥了他这特殊的过人天赋,她们都十二分满足憩畅,这是后话,以后再提。

女儿回家的第二天,爸妈开始半年前已预定的国外旅行。送走爸妈后,家中只有姐弟二人。

客厅的新购的电动瑞士大挂钟敲了十二下,已是午夜了,张强的生殖器仍在发涨,老毛病,怎么也消不下去。正在这时,突听到姐姐轻呼:「强弟……」

张强以為发生了什么事,赶紧来到姐姐卧室,房内却空无一人。

「姐,妳在哪儿?」

「弟,我在这里……」原来张柔在爸妈的卧房中。

「姐姐……」

姐姐张柔似是顶颊意的仰卧在爸妈的大床上。

「这个月爸妈不在家,我要睡在这大床上,舒服舒服……弟弟,我睡不着,你来陪我一下,聊聊天,好吗?...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