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裤奇缘 看过

乱伦荒岛[家庭乱伦] (一)(1/2)

——一、强奸妈妈

话说元朝末年,武林中的天鹰教夺得屠龙宝刀,于是便在一小岛上开扬刀大会,扬刀大会由天鹰教教主女儿殷素素住持,旨在收伏武林中的一些小帮派。

武当派张翠山张五侠也悄然来到扬刀大会,想要查探其二师哥受伤的事。不料,武林中的金毛狮王谢逊想要夺得宝刀,于是便来到扬刀大会,夺刀杀人,除了殷素素和张翠山外,其他在场的人全被杀死。

谢逊带着两人,一起漂流到海外,准备到北海上的一个荒芜的小岛上。船走了近半年,中途,俩人想要逃走,与是便使出暗计,殷素素用毒针将谢逊眼睛弄瞎。两人准备逃走,但风浪把船弄翻,他们只好抓住船甲木板,漂流到一个荒芜人烟的小岛上。

两人上了岸,发现这个小岛远离中原,无人居住,而且天气奇寒。两人首先找到一个废弃的山洞,再找了些柴火,生了一堆火。

两人围坐在火堆旁,都意识到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,船早就被打倒大海里去了,再说就算有船了,一路上起码要走半年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测。

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,一个二十出头,一个十七、八岁,一个英俊少年,一个俊俏少女,两人早已相识,彼此都有爱慕之心,只是两人门派一正一邪,怕引人非议,所以压抑着自己的感情,尤其是张翠山。这半年来两人朝夕相处,彼此的好感又加深一层。

此时此刻,张翠山看着殷素素,发现她越发的美丽,不禁有想要和她亲热的冲动。而殷素素少女怀春,被张翠山看得,此时的脸早已绯红,将头低了下去。

张翠山心想:此荒岛远离中土,有无人烟,不知今生能否归返,不如在这里先和她做一对夫妇,也无疑不是一件好事。张翠山道:“我俩此刻便结为夫妇。”

殷素素双眼发光,脸上起了一层红晕,道:“你这话可是真心?我只盼跟你在一起,去一个没人的荒岛,长相聚会。谢逊逼咱二人同行,那正合我的心意。”当下两人一起在冰山之上跪下。

张翠山朗声道:“皇天在上,弟子张翠山今日和殷素素结为夫妇,祸福与共,始终不负。”

殷素素虔心祷祝:“老天爷保佑,愿我二人生生世世,永为夫妇。”她顿了一顿,又道:“日后若得重回中原,小女子洗心革面,痛改前非,随我夫君行善,决不敢再杀一人。若违此誓,天人共弃。”

张翠山大喜,没想到她竟会发此誓言,当即伸臂抱住了她。两人虽被海水浸得全身皆湿,但心中暖烘烘的如沐春风。

当晚山洞之中,花香流动,火光映壁。两人结成夫妻,这里也有几分有洞房春暖之乐。

次日清晨,张翠山走出洞来,蓦地里看见远处海边岩石之上,站着是谢逊。他便如变成了石像,呆立不敢稍动。但见谢逊脚步蹒跚,摇摇晃晃的向内陆走来。显是他眼瞎之后,无法捕鱼猎豹,直饿到如今。

张翠山返身入洞,殷素素娇声道:“五哥……你……”但见他脸色郑重,话到口边又忍住了。

张翠山道:“那姓谢的也来啦!”

殷素素吓了一跳,低声道:“他瞧见你了吗?”随即想起谢逊眼睛已瞎,惊惶之意稍减,说道:“咱们两个亮眼之人,难道对付不了一个瞎子?”

张翠山点了点头,道:“他饿得晕了过去啦。”

殷素素道:“瞧瞧去!”从衣袖上撕下四根布条,在张翠山耳中塞了两条,自己耳中塞了两条,右手提了长剑,左手扣了几枚银针,一同走出洞去。

两人走到离谢逊七、八丈处,张翠山朗声道:“谢前辈,可要吃些食物?”

谢逊斗然间听到人声,脸上露出惊喜之色,但随即辨出是张翠山的声音,脸上又罩了一层阴影,便挥起屠龙刀,向他二人砍了过来,两人慌忙的躲开,知道谢逊仍不忘瞎眼之恨。于是便联手还击,殷素素发出了银针,但都被谢逊躲了过去。

眼见谢逊越战越占上风,两人都快抵挡不住了,两人终于被谢逊发力摔倒了地上。眼见谢逊的大刀快要落下,殷素素叫道:“谢老前辈,杀了我们,你能独活吗?”谢逊突然停下手来,沉思良久。

殷素素连忙说道:“我们射瞎了你的眼睛,自是万分过意不去,不过事已如此,千言万语的致歉也是无用。既是天意要让咱们共处孤岛,说不定这一辈子再也难回中土,我二人便好好的奉养你一辈子。”

谢逊点了点头,叹道:“那也只得如此。”

张翠山道:“我夫妻俩情深意重,同生共死,前辈倘若狂病再发,害了我夫妻任谁一人,另一人决然不能独活。”

谢逊道:“你要跟我说,你两人倘若死了,我瞎了眼睛,在这岛上也就活不成?”

张翠山道:“正是!”

谢逊道:“既然如此,你们左耳之中何必再塞着布片?”

张翠山和殷素素相视而笑,将左耳中的布条也都取了出来,心下却均骇然:“此人眼睛虽瞎,耳音之灵,几乎到了能以耳代目的地步...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