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裤奇缘 看过

孝顺继母「全」

——曾振其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因为父母仅育有振其这个独生子,所以从小对他呵护备至,把他当个宝贝似的,虽然家境不算富裕,可是,父母对振其却有求必应。然而,就在他十四岁那年,母亲因得血癌而撒手西归。以他这小小的年纪,尚不能摆脱慈母的呵护,因此,他父亲不得不在振其母亲逝世周年后就续了弦,以便照顾仍似懂非懂的振其。

晚娘对前妻孩子,通常是不会施予爱心的,可是,他的新妈妈对他爱如己出,视如己子,所以,一家三日又恢复了以往那种欢乐的日子。

母亲在家料理家事,一面照顾振其,使得他父亲无后顾之忧。

他父亲见振其和新妈妈能融洽的相处,也就安了心,而为了使家境改观,所以全心全力的去发展自己所拥有的工厂。

俗语说: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就在振其的父亲事业蒸蒸日上之际,不幸的事情又降临了。在一次的应酬中,他父亲熬不过顾客的美意,而喝了过量的酒,归途中,被迎面驶来的大卡车撞的轿车车头全毁,人也受了伤被抬入了医院。

总算命大,他父亲身受剧烈的脑震荡,双腿骨头也断了,而经过医生的开刀急救,把性命给捡了回来。

他父亲性命是保住了,可是工厂和房子也因此而变卖,因为要支付了长期住院的医药费,于今,能卖的都卖了,但往后呢?他母亲已被医药费折腾的瘦巴巴了。

父亲总算开完刀,并在骨与骨之间,接上了钢条。一切都很顺利,而且正在复元中,据医院主治医生的估计,再一个星期即可出院,休养三个月,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走路。

振其回到家,还不到三点钟,打开门,走进屋子,家里静悄悄的无声,他想妈妈可能到医院照顾爸爸了。

「都看到美景」

走进他自己的卧室,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,这大热天真的热死人,他跑到厨房,从冰箱里拿出冷开水,一口气喝了三杯。

喝完了开水,还是不够凉快,心想:洗澡,洗个冷水浴。想到做到,他走进浴室,连门也没关好,就洗起冷水浴。

洗好后,无端端的想到援交的宋姑妈。

近半个月来,他常常跟宋姑妈玩。表面上,他是宋姑妈的洩淫工具,实际上,他也得到了许多好处,那就是他已在频繁实战过程变成了**圣手,而且是武林高手。现在,他对付再淫荡的女人,也易如反掌。

想到宋姑妈那半个球般隆突的**,与两个粉团似的**,他的大家伙无端端的愤怒傲然峙立,即使冷水浴与外面的流通空气也无法冷却无比这滚烫的铁棍。

正在胡思乱想,摹地闯进一个人进来,这个人正是他的继母。继母睡眼惺忪的闯了进来,她拉高着裙子,想上一号。

「呀……」

「呀……」振其大惊失色。

他的大家伙还在傲然直立,就像耸起的高射炮想开火一样,一跳一跳地对准了他的妈妈的视线与她拉高着裙子的下体,可真是丑态百出。继母惊见振其竟有那样雄伟跳动的大家伙,振其他爸爸那根有五寸长,她已经认为那可是天下最雄伟的大家伙,想不到振其的更长,而且一跳一跳表现出更雄纠纠、气昂昂的不可一世,红通通的头端动人的对女人不能抗拒致命吸引力。

振其看着继母拉高的裙子,一眼就看到了继母下部的宁静海,也惊住了。虽然那重点被半透明三角裤掩蔽着,BīBī的粉红肉缝可还是隐约可见,她的**虽然没有宋姑妈那样高突,却也像个峥嵘的小山丘。更迷人的是,继母有着一大片乌黑亮丽、毛茸茸的毛儿,毛儿从被半透明小小三角裤所裹着的**地带,向上延伸到肚脐三、四寸以下。

两人互看到意外美景,发愣了一阵子。

还是他继母姜是老的辣,她先定下神来,忙把裙子放下,娇羞地道:「阿其,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在浴室。」她说着,没上一号,转身走,临走前还忍不住的再瞥一下他那红通通一跳一跳雄伟的大**,咽了口水。

而振其惊魂甫定,仍想到继母刚才被半透明三角裤掩蔽着继母的宁静海是隐约可见BīBī的粉红肉缝美景,一颗心砰砰的跳个不停。

「尴尬的气氛」

本来继母对他视如己子,对他很亲热,可是,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似乎有了转变,好像对振其产生莫名其妙的特殊情愫,她不敢太靠近振其。相同的,振其平时会挨在继母的身旁说话,可是露出丑态后,他也不敢靠近她,就好像继母是毒蛇猛兽般,会将他吞下。

彼此看到意外美景后短短的两个钟头,时间似乎变得很长很长。下午五点多钟,他母亲就把饭菜给准备好了,因为振其告诉妈妈,晚上要陪李宗岳赴约会,所以提早吃晚饭。

在饭桌上,本来母子都边吃边说话,可是,现在的场面很尴尬,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才能打破僵局。

他的继母终于忍不住,启口道:「阿其,你爸爸五天后就可以出院了。」

...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