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少妇 看过

第二十一章 敏感话题(1/2)

我们四人走出火车站的时候,刘丽带着楠楠走在前面,对着周围的景色不断的发表议论。

我和李纯走在后面,为了不让玲担心,我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叫她不要挂念。

没想到她在电话里好像有很多话要对我说,还将电话挂了,重新打给我,我知道是让我节约话费,如此细心的女人,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?其实女人大多数都是很可爱的,只是男人不去研究而已,我又有多少时候在研究自己的妻子呢?

她在电话里说的大意是,一切让我费心了,感到很对不起我,她一直担心我们,还说今天带我的老婆孩子到公园了,玩的很开心,她还说很想我,已经两个晚上没有睡好了。

不过,她又说,当她感觉到我的妻子有时情绪不好时,就会意识到肯定是想我了,于是心里就感到自己很自私,是个坏女人,但是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对我有这样深的感情,她的心里很矛盾,不知道怎么办?

当我安慰她不要这样想的时候,她说着说着就哭了,我叫她不要这样,我会安全的把她们照顾好,并且让她们平安的到家。

打完电话,李纯看我若有所思的神情,就问我出了什么事?当我把我和她姐的通话告诉她时,她不仅没有难过,而且对着我诡秘的笑了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我奇怪的说。

“看来我姐真的爱你不浅,唉!没想到她是这样一个多情的女人,平时还教育我们说,女孩千万不要对男人痴情,这样他就会觉得你离不开他了,也就不会珍惜你了,说不定他的心里本来还怕你离开他呢!”李纯是动感情说出来这些话的,因为说完时还叹了口气。

我并没有说话,因为此时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女孩子的心有时很难捉摸,就像楠楠在火车上一样,这时李纯又接着说:

“痴情的女人就是天生的苦命,其实一个女人如果找到一个心里有你的男人,日子就是过的再苦也是快乐的,如果找到一个没有良心,没有修养的男人,还不如自己过呢,虽然女人害怕孤独,但是孤独往往是安全的。”

“可是难道你姐夫的心里一开始就没有你姐吗?这又如何解释呢?看来前提是要有感情,而且这种感情是互相的。”我还想说下去,但是她又打断了我的话说:

“那你和林医生的事又怎么解释呢?难道你们不是两情相约的吗?为什么你还会和我姐姐好呢?难道你对我姐不是认真的吗?”

我被她的话给问住了,好像是有一只魔鬼的手掐住了我的喉咙,让我无言以对,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和玲的感情。

当我想到妻子在家里默默的等待着我的时候,就觉得愧对她,也就觉得自己和玲的感情不够真切了,但是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后果呢?如果说玲要我的孩子只是为了有个漂亮的后代,那她的行为也不就是不道德的吗?如果她要孩子是为了留住我,那我又为什要和她继续呢?我和玲的感情到底有没有基础呢?又有没有发展下去的必要呢?

李纯本来是微笑着的,但是看到我好久没有说话,就开始沉思起来,并且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说:

“看来,你和我姐的关系并没有很牢固的基础,这虽然是我姐导致的,但是结果对她却又是不公平的,因为你对她纯粹只是肉欲的发泄,是一种喜新厌旧的本能作怪,而我姐姐却对你很认真的了,她已经离不开你了,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?”李纯一直在抓住我不放,看来她已经看到了问题的实质。

“如果说你和林医生的感情不好,哪怕是婚后的感情破裂,你和我姐姐的关系,还情有可原,可是林医生的所作所为,并没有让你有婚外情的必要。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是要我和你姐姐分开吗?”我没有好的语言来对付她的观点,只好直接的把问题提到关键处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为她担心,怕她最终会受到更大的伤害,我知道现在的社会,有个情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那些情人大多只是以生理的欲望为主的,就像你对我姐一样,但问题是我姐姐已经不是这样想的了,难道你不觉的很危险吗?”李纯的话就像一支利箭一样穿透我的心。

“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呢?”我把问题直接交给李纯。

“我觉得,你们应该慢慢的从这种关系中解脱出来,当我看到我姐姐不敢对你大声说话的时候,就觉得她心里对你的感情正在向可怕的方向发展,她只知道伺候你,怕你受罪,怕你不开心,更怕你离开她,她已经把你当成生活的全部,按说,我应该劝你们好下去,应为她毕竟是我姐姐,而且我看出她很需要你,不论从感情上还是从生理上都是可以理解的,不过我感到你们的关系正在向更严重的方向发展,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,所以我很担心。”她说完这句话时,突然停下了脚步,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我答应她好好考虑这件事,让我们都想想办法,我们有机会单独再谈论这个问题,我伸手去拉她时,她的眼泪也下来了,一边走一边抹泪,我知道这是在为她姐姐担心。

晚饭在一家还算体面的饭店里,刘丽说:“今天我为你们接风,随便的点吧!”

“那怎么行啊?你这样会让我们过意不去的。”李纯对她微笑着,还把她的散乱的头发理了一下。

“没事的,我和你表哥是同事,又处的很好,他平时很照顾我的,我想找机会报答一下还没出找呢?”

刘丽拿过菜单,点了不少我们平时很少吃的菜,大都是上海风味的,我本想说上海的红烧肉不错,可是考虑到三位女孩都是讲究体型美的,因此只好作罢。

服务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,当她为我们上菜的时候,我感觉到也是苏北的口音,于是我问她说:

“请问小姑娘是哪里人啊?”

“我是安徽的,你们也是安徽的吗?听口音也是很熟的!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